远亭玄香(想上林哥)

头像来自叶喻圈的林榆太太
向全世界安利林哥
杂食党,主厨全职。(老韩相关基本只吃韩张。)(最近比较萌all喻和叶all。)
寒暑假会把开的连载坑日更(不,我做不到了)。上学时间十天半个月或以上随机掉落小黄文。
性格极好可以调戏,对哪篇文有意见或者建议都不要大意的说出来吧我只要看见了就会回复的
给我点评论吧QAQ
随时欢迎点文请尽量点叶攻黄攻喻受谢谢❤

求助

又复习了一遍杀破狼,还是有地方没看懂……我大概是没救了
割风刃的结构是怎么样的?有没有哪位能给我个图QAQ
为什么玄铁营对犒军这么敏感?哪里有说过的谁能给我指一下?
谢谢

昨天晚上做梦,梦见我在某个演唱会上认出了全副武装的杰大我们交谈甚换还加了微信。我回去之后兴奋地跟我的小伙伴炫耀,一直在傻笑,然后就笑醒了……
我为啥就醒了啊QAQ

为什么刚才看空间都是吐槽更新的lof不好用的?我没更新吗?我记得我更新了啊?还是发生了什么?

我想听杀破狼广播剧啊啊啊啊QAQQQQQQ没有钱

我在思考,人与苍蝇的兼容性问题
现在我房间里有一只苍蝇,我没有任何能当苍蝇拍来用的东西
它也没有飞累了的意思
那么,睡觉超级轻的我
今晚还睡得着吗
( ‘-ωก̀ )

好神奇
我感觉我好像没有这么高大上

擦着今天再发一波生贺图
虽然我是个写文的
画丑勿怪
图二图三是嘉世叶(估计看不出来)

叶神生日快乐,你的荣耀永不落幕

还有秋秋,也祝你生快,愿你平安喜乐,万事胜意。

【叶喻】不老魔女梗(中)

道士叶x不老魔男喻
年下,不带秋弟弟玩系列
这篇作为叶神生贺
爆手速打字
作业我不写了
还有个下,估计再打字得等一段时间了
下应该是有肉,我大概是个专门的肉文写手了,还是个只会三轮的
叶神表白了,节奏好像有点快
如果以上都能接受

        叶修这一走就是十年。喻文州这十年在进行自己的研究之余一直在收集着他的消息。

        叶修似乎混的很是不错,被称为万年来最杰出的天才,出来不以真面目示人之外几乎没有任何让人挑剔的地方。在对付外魔邪秽方面极有建树,已经闯出个斗神的名号来。

        喻文州看看外面的天色,已经是傍晚了,今天就是十年之期了。

        “叶修……”他无意识自言自语。

        旁边的小精灵发出几个疑惑的声音。

        他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干了什么,笑着摇摇头。

        外面有些阴天,他以收衣服的名义逃走。

        打开门就看见门前站着个青年道长,手举在半空,看样子正要敲门。

        喻文州打量着他,这年轻人似乎刚及弱冠,身负一柄长剑,几乎是有提矛的气势,气度不凡。

        喻文州有些疑惑,刚想开口问他,就被一把抱住。

        被一个大男人抱住的感觉很奇怪,喻文州平时不与人亲近,连一点点的肢体接触都是好久没有,这一下几乎全身都要炸起毛来。但不知从何而来的熟悉感让他没有推开。

        “我想死你了,文州。”那青年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比想象中的要低沉一点,还带着些烟嗓的感觉。

        “那个,你是?”

        “我变化有这么大吗?”青年放开他,“我是叶修啊。”

        “叶修?!”喻文州惊诧,又重新打量他一遍。

        十年未见,他从稚儿变成了青年,从拉着他衣袖的小不点变成了可以独当一面的修士。身架五官早已长开,一副丰神俊朗的模样,又带着从千险万阻里出来的凌厉。只有眸里那似火的光芒能依稀看出些小时候的影子。

        十年未见,他从稚儿变成了青年,从拉着他衣袖的小不点变成了可以独当一面的修士。身架五官早已长开,一副丰神俊朗的模样,又带着从千险万阻里出来的凌厉。只有眸里那似火的光芒能依稀看出些小时候的影子。

        “变化真大,我都认不出来了。”喻文州摸了摸叶修的头发,“长这么高了。”

        叶修顺从地任他摸,然后把他的手拉到自己脸旁,蹭了蹭之后还亲了一口。

        “我和你一样高了,有没有更喜欢我一点?”叶修眼中满是狡黠的笑,一点点上翘的唇角几乎要把喻文州的魂给勾出来。

        “当然是喜欢你的。”喻文州把手抽回来,不紧不慢地给了叶修一个隔空的飞吻。

         叶修被这犯规都动作弄的面红耳赤,有些发懵地跟着喻文州走进屋里去。

         走了还没两步突然踩到什么东西,然后就听到一阵尖锐的叫声,叽里咕噜的也不知道再说些什么。

        叶修这才发现厅里有几个奇形怪状的东西,勉强是个人形,被他踩了一脚的那只正七零八碎地往一起拼。

        “这是山里的精灵,你们这里叫精怪,我叫他们来收拾屋子的。”喻文州解释,“还好全世界的精灵语都通用。”

        “精灵语学起来挺麻烦的,我也学了好几年。我先给你加个翻译你们自己聊着玩。”喻文州抬起手在空中划了几下,嘴里不知道念了句什么,一个暗紫色的小巧法阵就从他指尖落到了叶修的耳垂上。

        “嚯,有意思。”叶修惊奇,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喻文州动用他的能力。

        “时候不早了,”喻文州看了眼窗外,“你吃晚饭了没?”

         “没有。”叶修盘坐在地上,支起只手托着腮,“我这几天拼死拼活地把事务都处理完了,从老吴……就是那个带我走的,现在是我师兄。从他那儿告了个长假早饭地没吃就从北疆赶过来,御剑飞了一整天连口水都没喝上。要不是提着口气要回来,我早累死在半道上了。”

        喻文州听他这么一说,皱了皱眉,伸手倒了杯水给他。

        “这么着急干什么,我好好的呆在这又不会跑。”

        “但是我想你了”叶修把水一饮而尽,然后满足地舒了口气,“这连水都是甜的。”

        喻文州见他毫不掩饰对自己的思念,莫名有些高兴,他决定先离卖萌装傻的叶修远点,于是转身去做饭了。

        叶修低下头专心致志地逗精灵玩。

        喻文州回来时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情景。

        叶修还坐在地上,周围围着一圈精灵。这个人好像自带领袖气场,总是有人不自觉地被吸引。他用一根手指一下下地戳着其中一个,评头论足地嘲讽一番,那个精灵跳起来咬他也是不改调笑的表情。另一只手中的墨玉烟斗完全不受挂在上面的精灵的影响,转出一个赏心悦目的速度。

        他是那么的耀眼,就连窗外的夕阳都没有他绚目。

        叶修瞥见喻文州的影子,抬起头来看他。

        他脸上还带着笑意,分明已经是个大人的模样了,眼眸却是清澈见底。即使已经经历过无数的心机争执也是真实如初。

        喻文州被他这一笑晃了眼,感觉像是被死亡之门拖去了灵魂一般,整个人都晕乎乎的。

        一顿饭简直像是表演一般,喻文州平平淡淡的厨艺硬是让叶修吃出了御膳房的感觉。

        喻文州正想装模作样地批评一下叶修的油嘴滑舌,就感觉外面传来什么大动静。然后就是什么东西撞上了屋子,被撞的地方闪出一片咒文,竹舍晃了晃,却也没有出现破损。

        “这里原来有妖吗?”叶修皱眉,好好的两人世界就什么被打扰了。

         “以前是没有的,大概是这几年风水好了。”喻文州又喝了口汤,“嗯,不如给我露两手,叶神?”

        叶修露出自信的神情,提起却邪,走出屋去。

        他看着面前巨大的妖物,手腕一抖,却邪自动出鞘。

        叶修的招式并没有他这样年轻人追求的华丽,只是快狠准最土最有效的打法。但就是这个打法,他用起来别具一格,不加浮饰的剑招一套连下来行云流水一般,反倒让人赏心悦目。

        巨大的妖物在叶修面前几乎毫无反手之力,更是衬得叶修游刃有余飘然若仙,一柄长剑银光流转,叫人移不开眼。

        伴随着妖物轰然倒地的巨响,叶修反手挽了个剑花,动作熟练极了也好看极了。

         喻文州不得不承认叶修的表现超过了他的预料,现在才有了几分孩子长大了的实感。

        叶修转过身来,眉眼间的凛冽被独属于喻文州的温柔迅速掩盖,还带着几分求表演的意思。

        喻文州眯起眼,给了他一个神秘莫测的微笑。

        叶修撑着脸,感觉姜果然还是老的辣。要是嘉世那帮小孩看见他耍帅,早就晕乎乎犯着花痴心甘情愿的被忽悠了。

         不过文州眯着眼睛真好看。

         喻文州一边画出阵图来把这一大坨尸体清理掉,一边回想着刚才看到的景象。

        魔女一族能看到别人的生命,一般人只是一层浅浅的光晕,可他刚才看叶修,那微微泛着金的光真的像火焰一样跃动着,强盛的似乎连周围的花草都要受益。

        无可置疑的迷人。如果自己是个小姑娘,估计已经把持不住要投怀送抱了。

        他还没想清楚投怀送抱的事,就被叶修在后面抱住了。

         “文州,我跟你说个事儿成吗?”

         喻文州点点头,心里猜测他用这种方式会说出什么离经叛道的东西来。

         叶修似乎是做了个深呼吸,又清了清嗓子。

         “我喜欢你,你能和我结为道侣吗?”

         这可真的是够离经叛道的。

夏天真是虫子繁殖的好季节,我今天晚自习拍死的至少得有三位数(绝望)